赵涛陈红周韵蒋雯丽陶虹...大导演都离不开“她”_电影策划_电影网_1905.com

        赵涛陈红周韵蒋雯丽陶虹...大导演都离不开“她”

        时间:2020.07.04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中国电影报道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贾“科长”又撒“狗粮”了!

         

        7月1日,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宣布今年“招新”名单。其中,中国电影人吴京赵涛黄觉在内的819人获得了奥斯卡评审资格。


        贾樟柯第一时间发布微博,对妻子赵涛表示祝贺,“祝贺赵涛老师成为奥斯卡金像奖评委”。网友纷纷打趣,“恭喜科长成为奥斯卡评委的老公。”“恭喜这位先生成为奥斯卡评委的老公,需要改一个认证吗?”“这下好了,每部提名都含涛量百分之一。”

         


        影视圈中,像贾樟柯、赵涛这样备受歆羡的“夫妻档”还有不少。他们彼此给予灵感、互相欣赏,共同将有限生命投入到热爱的电影事业中,点亮灿烂辉煌的艺术之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贾樟柯·赵涛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人计算过,在贾樟柯过往作品中,赵涛曾出现过13次。



        无论是《三峡好人》的沈红、《二十四城记》的娜娜、《山河故人》的沈涛,还是《江湖儿女》中的巧巧,在贾樟柯的镜头中,赵涛似乎有张不会被岁月侵蚀的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可以是侠女、是工人,是饱尝世间冷暖的舞女,是历经风霜初心不改的母亲。



        那些伴随着世事变迁而被时光掩埋的往事,都在她的演绎下多了几分缥缈而神秘的色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贾樟柯电影中孤独寂寞的小城、氤氲于杯盏间的江湖义气、风雨飘摇的生命与青春,也让赵涛成为了一道立体鲜活且令人难忘的风景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贾樟柯曾说过,“赵涛是一朵花,只是开得很慢”。



        无论外界评价如何,贾樟柯始终认为,赵涛是“目之所及最好的女演员”。她身上旺盛的生命力,兼顾漂泊与静谧的复杂气质,都是自己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与精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赵涛也毫无保留地信任贾樟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我曾经在那么多次合作中,看到他在电影方面的才华,那种艺术上的追求和先知先觉。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说,我现在对他的信任已超过任何人,我不会对他的选择有任何犹豫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作为导演,贾樟柯成就了赵涛;作为演员,赵涛也成全了贾樟柯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陈凯歌·陈红

         

        私底下,陈凯歌爱叫陈红“红红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998年,《荆轲刺秦王》剧组在陈凯歌家讨论剧本时,陈凯歌突然对围观的陈红说,“红红,把袜子穿上,会感冒的。”



        很难想象,一位凭借《霸王别姬》等作品名扬海外、载誉满身的“第五代”导演,在妻子面前有这样的款款柔情。


        陈凯歌是懂陈红的。他说,“陈红的美,在于她并不认为自己美。”
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较于艺术家与缪斯之间互相给予灵感的关系,陈红更像是陈凯歌事业的有力支持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做演员时,她是《无极》中端庄神秘、善恶并存的“满神”,《梅兰芳》中深明大义、温婉从容的福芝芳,《搜索》里从没有自我到找回自我的阔太太莫小渝。担任制片人时,她又是“三头六臂”无所不能的“定心丸”,负责将沉浸于艺术殿堂中的陈凯歌与现实稳稳接轨。



        筹拍《妖猫传》时,为了符合陈凯歌对于完美细节的追求、还原太平盛世的大唐样貌,陈红在6年的筹备时间中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去外景地沟通、督促。剧组内大大小小的所有事项,盒饭的安排、假发套的采购、她亲力亲为,事无巨细安排妥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可以说,当《妖猫传》以令人热泪盈眶的还原度重现大唐盛世时,那些“东风夜放花千树”的璀璨烟火、精雕细琢的亭台楼榭、“半垂金粉如何似、静婉临溪照额黄”的旖旎妆容,都有陈红的一份功劳。



        陈凯歌曾经说过,自己是个愿意尝试新东西、也容易摔下墙头的“顽童”,所做的所有事都在冒险,想要实现自己的艺术效果总是很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很难,但她在就能成。”



        姜文·周韵

         

        与贾樟柯相似,姜文的电影中常常有周韵

         

        周韵特立独行的淡然气质、自然明亮的东方美,都在姜文作品中被无限放大。



        《太阳照常升起》中,她是精神失常的疯妈,一举一动看似疯癫,实则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决绝;《让子弹飞》中,她是身怀打鼓绝技的奇女子“花姐”,出淤泥而不染、眉目间流露着凛然铿锵;到了《邪不压正》,她又成了极具个性的关巧红,天然娇嗔、侠骨柔情,灿烂昭然如同窗前的白月光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姜文是擅长描摹女性的,宁静陶虹陈冲等都在镜头捕捉中绽放过属于自己的美丽瞬间。但周韵不同,她总是淡淡的,妩媚中带着清冽,是万丈红花中的那抹翠色。



        有人说,周韵在姜文电影中总是最美的。姜文把对女性的尊重、欣赏与期待,倾数放在了周韵身上,由此拍出了这样浑然一体的女性之美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还有人好奇,历经世事的姜文为何独独青睐周韵,“周韵,你是怎么拴住姜文的心的?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为什么要拴住?他还得拴住我的心呢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两个人的能量必须是相当的,一个能量很弱的人跟一个很强的人无法生活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是了,这就是势均力敌的爱情。



        顾长卫·蒋雯丽

         

        1978年,北京电影学院恢复自主招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一年,在陕西咸阳市棉纺八厂当工人的张艺谋、潇湘电影制片厂打杂工的张黎等齐聚北京,迈入了电影学院的大门。这其中,还有“第五代”中不得不提的,曾在西安铁路局工人俱乐部打工的顾长卫



        10年后,一名叫蒋雯丽的学生也从安徽来到北电,成为1988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与蒋雯丽结识时,顾长卫已经担任过张艺谋《红高粱》《代号美洲豹》等电影的摄影任务。1993年,顾长卫为陈凯歌的《霸王别姬》掌镜,蒋雯丽在其中出演了主角“程蝶衣”的母亲。



        20多岁的蒋雯丽,眉梢眼角堆满风情,嬉笑怒骂独具韵味。她带着幼年程蝶衣拜师的画面,至今仍被影迷称为最难忘的经典片段之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顾长卫,也凭借出色的摄影技巧和审美荣获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摄影奖提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立春》《最爱》《微爱之渐入佳境》等顾长卫执导的影片中,蒋雯丽的出色演技有目共睹。



        亦舒曾经说过,“我最欣赏的内地电影女演员是蒋雯丽”。顾长卫也曾在拍摄《立春》时表示,蒋雯丽是自己最欣赏的演员之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互相欣赏、彼此依赖,这或许也是两人能共同完成这么多佳作的原因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徐峥·陶虹

         

        该怎么形容陶虹呢?

         

        出演姜文电影时,姜文曾说她就是王朔书中那个“长着狐狸脸的女孩。”



        娇俏可人、自带表演天赋的她,在接连出演两部电影后,就已拿下第10届大马士革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、1999年度华表奖最佳女演员等重量级奖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陶虹走红的时候,丈夫徐峥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话剧演员。



        但欣赏丈夫的陶虹从未放弃过对徐峥的期待。宁浩找她拍《空镜子》时,她感受到了宁浩作为导演的实力,二话不说就拿出一部分储蓄让徐峥与宁浩合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她的眼光很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06年,徐峥凭借与宁浩合作的《疯狂的石头》获得了第29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。2012年,徐峥自导自演的喜剧片《泰囧》上映5天,票房就已突破3亿票房。随后,他陆续凭借《催眠大师》《港囧》《幕后玩家》《我不是药神》等影片声名大噪。



        以《我不是药神》“程勇”一角拿遍重量级奖项时,陶虹更是毫不吝啬地给出“实至名归”的评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今,徐峥演而优则导,逐渐成为大众眼中的“票房保障”;而陶虹也从未闲着,无论是担任制片人,还是继续做演员,都取得了出色亮眼的好成绩。两人并驾齐驱,共同耕耘在影视领域,成为默契十足的绝佳搭档。



        去年,由陶虹主演的《小欢喜》大火,有网友向徐峥喊话,“山争哥哥,不要把陶虹私有化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徐峥幽默回复,“陶虹是大家的陶虹。”“我才是陶虹的私有财产。”



        陶虹与徐峥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个曾在人前赢得万丈光芒,却选择将自己的光芒收敛下去,照亮身边的那个人;一个在对方鼓励下取得瞩目成就,历尽千帆后依然觉得对方最美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原来相忘于江湖,不如彼此扶持的相濡以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文/娜塔莉·博